尘埃北上

游佐浩二先生生日快乐!!!✺◟(∗❛ัᴗ❛ั∗)◞✺
纪念懒癌发作之前的我,后来不是我不想继续画,实在是因为我的笔找不到了……
我不会说我原本是打算50周岁生日至少画5张的然而……
嘛,毕竟是老爷第30次成人礼(按日本算法),三张可以的了……_(:з」∠)_
P4是去年的生日贺……

呃,非绘画专业甚至没有学习过绘画,看官看看就好,只是一片心意……

[臺灣] 余光中〈戲李白〉

將船買酒白雲邊:

戲李白  余光中


你曾是黃河之水天上來


  陰山動


  龍門開


而今黃河反從你的句中來


  驚濤與豪笑


  萬里滔滔入海


那轟動匡廬的大瀑布


  無中生有


  不止不休


  可是你傾側的小酒壺?


黃河西來,大江東去


此外五千年都已沉寂


有一條黃河,你已夠熱鬧的了


大江,就讓給蘇家那鄉弟吧


  天下二分


  都歸了蜀人


  你踞龍門


  他領赤壁


 


參考:


余光中《隔水觀音》〈湘逝──杜甫歿前舟中獨白〉〈戲李白〉〈尋李白──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念李白──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將進酒〉(百花文藝,2004,《余光中集》(全九冊)第二卷)


余光中《夢與地理》〈與李白同遊高速公路〉(百花文藝,2004,《余光中集》(全九冊)第三卷)


 


 


本來要繼續《詩仙遊蹤》系列,但今天中午看見余光中先生過世的消息了


他的一些主張我不認同;那沒關係,他的詩值得尊敬


詩人余光中病逝 享壽90歲


 


起初腦內自動摘錄的是〈尋李白〉那句「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


然後再想想,對我而言,不只佳句,整首情調都喜歡的詩是〈戲李白〉和〈與李白同遊高速公路〉


 


 


以下整理余光中的李杜相關詩


 


《余光中集‧第二卷‧詩歌》P.449《隔水觀音》


P.451〈湘逝──杜甫歿前舟中獨白〉


P.477〈戲李白〉


P.479〈尋李白──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


P.482〈念李白──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


P.506〈將進酒〉


《余光中集‧第三卷‧詩歌》P.119《夢與地理》


P.127〈與李白同遊高速公路〉


〈草堂祭杜甫〉(《聯合報》2006/10/08)


 


 


 


〈湘逝──杜甫歿前舟中獨白〉


 


把漂泊的暮年託付給一棹孤舟


把孤舟託給北征的湘水


把湘水付給濛濛的雨季


似海洞庭,日夜搖撼著乾坤


夔府東來是江陵是公安


岳陽南下更耒陽,深入癘瘴


傾洪濤不熄遍地的兵燹


溽鬱鬱乘暴漲的江水回棹


冒著豪雨,在病倒之前


向漢陽和襄陽,亂後回去北方


靜了胡塵,向再清的渭水


倒映回京的旌旗,赫赫衣冠


猶崢漢家的陵闕,鎮著長安


 


出峽兩載落魄的浪遊


雲夢無路杯中亦無酒


西顧巴蜀怎麼都關進


巫山巫峽峭壁那千門


一層峻一層瞿塘的險灘?


草堂無主,苔蘚侵入了屐痕


那四樹小松,客中殷勤所手栽


該已高過人頂了?記得當年


蹇驢與駑馬悲嘶,劍閣一過


秦中的哭聲可憐便深鎖


在棧道的雲後,胡騎的塵裏


再回頭已是峽外望劍外


水國的遠客羨山國的近旅


 


十四年一覺惡夢,聽范陽的鼙鼓


遍地擂來,驚潰五陵的少年


李白去後,爐冷劍銹


魚龍從上游寂寞到下游


辜負了匡山的雲霧空悠悠


飲者住杯,留下詩名和酒友


更偃了,嚴武和高適的麾旗


蜀中是傷心地,豈堪再回楫?


劫後這病骨,即使挺到了京兆


風裏的大雁塔誰與重登?


更無一字是舊遊的岑參


過盡多少雁陣,湘江上


盼不到一札南來的音訊


 


白帝城下擣衣杵擣打著鄉心


悲笳隱隱繞著多堞的山樓


窄峽深峭,鳥喧和猿嘯


激起的回音:這些已經夠消受


況又落花的季節,客在江南


乍一曲李龜年的舊歌


依稀戰前的管弦,誰能下嚥?


蠻荊重逢這一切,唉,都已近尾聲


亦似臨穎李娘健舞在邊城


弟子都老了,夭矯公孫的舞袖


更莫問,莫問成都的街頭


顧客無禮,白眼誰識得將軍


南薰殿上毫端生神駿?


 


澤國水鄉,真個是滿地江湖


飄然一漁父,盟結沙鷗


船尾追隨,盡是白衣的寒友


連日陰霖裏長沙剛剛過了


總疑竹雨蘆風湘靈在鼓瑟


哭舳後的太傅?艫前的大夫?


禹墳恍惚在九疑,墳下仍是


這水啊水的世界,瀟湘浩蕩接汨羅


那水遁詩人淋漓的古魂


可猶在追逐迴流與盤渦?


或是蘭漿齊歇,滿船迴眸的帝子


傘下簇擁著救起的屈子


正傍著楓崖要接我同去?


 


幻景逝了,衝起沙鷗四五


逝了,夢舟與仙侶,合上了楚辭


仍蕭條隱几,在漏雨的船上


看老妻用青楓生火燒飯


好嗆人,一片白煙在艙尾


何曾有西施弄槳和范蠡?


野猿啼晚了楓岸,看洪波淼漫


今夜又泊向那一渚荒洲?


這破船,我流放的水屋


空載著滿頭白髮,一身風癱和肺氣


漢水已無份,此生恐難見黃河


唯有詩句,縱經胡馬的亂蹄


乘風,乘浪,乘絡繹歸客的背囊


 


有一天,會抵達西北的那片雨雲下


夢裏少年的長安








 


 


 


〈戲李白〉


 


你曾是黃河之水天上來


  陰山動


  龍門開


而今黃河反從你的句中來


  驚濤與豪笑


  萬里滔滔入海


那轟動匡廬的大瀑布


  無中生有


  不止不休


  可是你傾側的小酒壺?


黃河西來,大江東去


此外五千年都已沉寂


有一條黃河,你已夠熱鬧的了


大江,就讓給蘇家那鄉弟吧


  天下二分


  都歸了蜀人


  你踞龍門


  他領赤壁






 


 


 


〈尋李白──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


 


那一雙傲慢的靴子至今還落在


高力士羞憤的手裏,人卻不見了


把滿地的難民和傷兵


把胡馬和羌馬交踐的節奏


留給杜二去細細的苦吟


自從那年賀知章眼花了


認你做謫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隻中了魔咒的小酒壺


把自己藏起來,連太太都尋不到你


怨長安城小而壺中天長


在所有的詩裏你都預言


會突然水遁,或許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亂髮當風


──而今,果然你失了蹤


 


樹敵如林,世人皆欲殺


肝硬化怎殺得死你?


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


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


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


從開元到天寶,從洛陽到咸陽


冠蓋滿途車騎的囂鬧


不及千年後你的一首


水晶絕句輕叩我額頭


當地一彈挑起的回音


 


一貶世上已經夠落魄


再放夜郎毋乃太難堪


至今成謎是你的籍貫


隴西或山東,青蓮鄉或碎葉城


不如歸去歸哪個故鄉?


凡你醉處,你說過,皆非他鄉


失蹤,是天才唯一的下場


身後事,究竟你遁向何處?


狼啼不住,杜二也苦勸你不住


一回頭囚窗下竟已白頭


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


匡山給霧鎖了,無路可入


仍爐火未純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躡葛洪袖裏的流霞?


 


樽中月影,或許那才是你故鄉


常得你一生癡癡地仰望?


而無論出門向西笑,向西哭


長安都早已陷落


這二十四萬里的歸程


也不必驚動大鵬了,也無須招鶴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便旋成一隻霍霍的飛碟


詭綠的閃光愈轉愈快


接你回傳說裡去


 


一九八○年四月二十七日


 


 


 


〈念李白──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


 


現在你已經絕對自由了 


從前你被囚了六十二年


你追求的仙境也不在藥爐


也不在遁身難久的酒壺


那妙異的天地


開闔只隨你入神的毫尖


所有人面鳥心的孩童


遠足一攀到最高峰


就覺得更遠的那片錦雲


是你彷彿在向他招手


現在你已經完全自由


 


列聖列賢在孔廟的兩廡


肅靜的香火裡暗暗地羨慕


有一個飲者自稱楚狂


不飲已醉,一醉更狂妄


不到夜郎已經夠自大


幸而貶你未曾到夜郎


愕然回頭儒巾三千頂


看你一人無端地縱笑


仰天長笑,臨江大笑


出門對長安的方向遠笑,低頭


對杯底的月光微笑


 


而在這一切的笑聲裏我聽到


縱盛唐正當是天寶


世人對你的竊笑,冷笑


在背後起落似海潮


唯你的狂笑壓倒了一切


連自己搥胸的慟哭


你是楚狂,不是楚大夫


現在你已經絕對自由了


儒冠三千不敢再笑你


自有更新的楚狂犯了廟規


令方巾愕然都回顧


 


一九八○年五月八日


 


 


 


〈將進酒〉


 


客從海外來,帶一瓶白蘭地為禮


一出空曠的桃園大機場


便把那金碧富麗的高頸瓶子


美酒贈名士的姿勢,獻到我手裡


說這是可昵雅客,最名貴的一級


說秋天到了,我高齋夜讀


也該斟一杯異國的佳釀


澎湃起熱血去抵抗這風寒


卻忘了風,是從海峽的對岸


而秋,是莽莽從北方的平原


從浪子打雁,英雄射鵰的天空


忘了他瘦友的憂胃愁腸


秋來就有種情緒在作怪


那毛病,是屈原和杜甫一脈所傳來


千年的頑症怎能就輕易


付給法國的白葡萄酒


哪一季的收成,去代為療醫?


握著金簽的可昵雅客,我想


長頸細口一吻的輕狂


豈能解中年之渴在深處?


豈能解中原之渴在遠方?


問縱橫的血管啊盤鬱的迴腸


 


一九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與李白同遊高速公路〉


 


剛才在店裡你應該少喝幾杯的


進口的威士忌不比魯酒


太烈了,要怪那汪倫


擺什麼闊呢,儘叫胡姬


一遍又一遍向杯裏亂斟


你該聽醫生的勸告,別聽汪倫


肝硬化,昨天報上不是說


已升級為第七號殺手了麼?


剛殺了一位武俠名家


你一直說要求仙,求俠


是崑崙太遠了,就近向你的酒瓶


去尋找邋遢俠和糊塗仙嗎?


──啊呀要小心,好險哪


超這種貨櫃車可不是兒戲


慢一點吧,慢一點,我求求你


這幾年交通意外的統計


不下於安史之亂的傷亡


這跑天下呀究竟不是天馬


跑高速公路也不是行空


速限哪,我的謫仙,是九十公里


你怎麼開到一百四了?


別再做遊仙詩了,還不如


去看張史匹堡的片子


──咦,你聽,好像是不祥的警笛


追上來了,就靠在路旁吧


跟我換一個位子,快,千萬不能讓


交警抓到你醉眼駕駛


血管裏一大半流著酒精


詩人的形象已經夠壞了


批評家和警察同樣不留情


身分證上,是可疑的「無業」


別再提什麼謫不謫仙


何況你的駕照上星期


早因為酒債給店裡扣留了


高力士和議員們全都得罪光啦


賀知章又不在,看誰來保你?


──六千塊嗎?算了,我先墊


等〈行路難〉和〈蜀道難〉的官司


都打贏了之後,版稅到手


再還我好了:也真是不公平


出版法哪像交通規則


天天這樣嚴重地執行?


要不是王維一早去參加


輞川污染的座談會


 我們原該


搭他的老爺車回屏東去的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十三日


 


 


 


〈草堂祭杜甫〉


 


見證 


一千三百年足以見證


安史之亂最憔悴的難民


成就歷史最輝煌的詩聖


 


草堂 


 


漂泊在西南的天地間


草堂怎能比得上宮殿


草堂不能為你蔽風雨


宮殿又豈能擋住胡騎


當所有的宮殿都倒下


唯有草堂巍立在眼前


草堂,才是朝聖的宮殿


 


秋祭杜甫 


 


亂山叢中只一線盤旋


歷仄穿險送你來成都


潼關不守,用劍閣擋住


蜀道之難,縱李白不說


你的麻鞋怎麼會不知


 


好沉重啊,你的行囊


其實什麼也沒帶


除了秦中百姓的號哭


安祿山踏碎的山河


你要用格律來修補


 


家書無影,弟妹失蹤


飲中八仙都驚醒成難民


浣花溪不是曲江


卻靜靜地繞你而流


更呢喃燕子,迴翔白鷗


 


七律森森與古柏爭高


把武侯祠仰望成漢闕


萬世香火供一表忠貞


你的一炷至今未冷


如此丞相才不愧如此詩人


 


草堂簡陋,茅屋飄搖


卻可供亂世歇腳


你的征程更遠在雲夢


滾滾大江在三峽待你


屈原在召你,去湘江


 


一道江峽你晚年獨棲


雉堞迤邐擁你在白帝


俯聽濤聲過峽如光陰


猿聲,砧聲,更角聲


與鄉心隱隱地呼應


 


夔州之後漂泊得更遠


任孤舟載著老病


晚年我卻擁一道海峽


詩先,人後,都有幸渡海


望鄉而終於能回家


 


比你,我晚了一千多年


比你,卻老了整整廿歲


請示我神諭吧,詩聖


在你無所不化的洪爐裡


我怎能煉一丸新丹


 


附記:9月8日上午,應成都文化局之邀,專程去草堂祭拜杜甫,儀式單純而有意義。先在「詩史堂」向詩聖銅像行三鞠躬,獻上百合與白菊。再到「唐風遺址」,為林蔭下面新刻的〈鄉愁〉石碑揭開紅綢,並在碑旁領受了一棵枝繁葉茂已歷七千春秋的黑殼楠,草堂館方謂之「詩人樹」。最後又為草堂題詩,並為讀者簽名。下午更在「藏經樓」與流沙河、楊牧、張新泉、梁平、柏樺等成都作家座談。

羽泉

 于昨日凌晨,2017年4月16日1点47分,羽泉之羽陈羽凡在微博发布一则视频,宣布退出娱乐圈,无限期。
彼时我可能已在睡梦之中,又或许在玩其他一些,总之我没有第一时间看到。
当中午我终于突然间知道的时候,也没有第一时间相信,即便那是他亲口所诉说, 即便我的手已经开始在颤抖。
在等待微博打开的时间里我忽然间意识到他说了什么,眼泪于是在眼眶里打转。
在哪年起,羽泉哥俩一直是我的偶像,是榜样是路标,是带领我走过荆棘的力量之一。
其实白百合出轨的新闻我看到了,但我并不关心,甚至于连新闻内容都没有仔细看。
说实话我不相信,也不关心。
我只是知道了,或许他们又要承受难以承受的网络暴力。
民众一向如此。
那个新闻我也知道的很晚,是因为我的圈子跟聋了一样,任何风吹草动都没有。甚至是羽泉十几年的粉丝,甚至是我关注的一些其他的人,与羽泉完全不相关联但善良的人。
羽泉的粉丝,他们不说话,不反驳不辩解,也不传播,只是默默发一些羽泉哥俩的动态,净化这乱七八糟的tag。
莫要说出去怼人,他们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也没有抱怨。
有话语权的人一直不说话,没有立场的人却在叽叽喳喳。
在涛哥——也就是陈羽凡,发表声明的前几天,我刚刚以圈子近乎冷漠的冷静为自豪,真的庆幸他们都是这样的人,喜欢他们的人也同样。
我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令涛哥退出娱乐圈。我在想胡海泉怎么办……不单飞吧,还能再唱歌吧。
我印象中说过这样的话的人有陈冠希,但他们分明,真的错到离谱了吗?
又有多少,没有才华没有本事甚至没有态度的人依然在这个圈子里搅混水,却让这些人,一个一个无奈的离开。
我理解白百合,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如果不爱了勉强在一起也并非最好的选择。至少他为她曾经那么开心过,没必要闹的老死不相往来。
昨天看了她跟我另一个喜欢的偶像靳东领衔主演的《外科风云》,以及外科风云的发布会。觉得她还是可爱,我腐羽泉都没有讨厌她,只是不喜欢他们提到她。
我想涛哥也必然不想真的伤害到她,所以真的算了。
更何况我根本没有立场去怪责她,虽然我真的真的很伤心。
我甚至不埋怨卓伟。只不过不相信他,他在娱乐圈的风评向来不好,但他是个称职的狗仔,大概。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责任,也都有各自的无奈。他的工作就是这样的,不人道不道德,也只是站在明星的角度。
我不清楚事实真相,但愿意相信羽泉。
我相信我喜欢的他们是那样好的两个人,他们坚强勇敢,也曾经承受过许多非议,他们能站起来,就能一直傲立下去。他们的是非观没有跑偏,于是他们说到的也能做到。
20年,希望你们能回来。

【盛唐】本命十八摸填詞

君如天上月:

為歌詞期末考暖機


……然後我想填個詞數一遍唐朝文學史美人(。


 


原詞格式來自劍子龍宿十八摸


沒有按曲填不過還是附個土豆網上的霹靂布袋戲美人十八摸(。








一摸摸上


枕畔睡容帶酒甜


二摸觸眼簾


醉中眉眼挑情牽


三摸髮纏綿


散髮扁舟曾同眠


四摸薄唇顫


夢囈怎不教人憐


五摸領口邊


雲蹤雨跡要遮嚴


六摸秋月明照胸前


白衣淋漓勝雪妍


七摸袖裡指尖


擅舞劍來擅詩篇


八摸摸著腰間


不愛束帶愛輕閑


九摸足弓似弦


行歌踏月自翩躚


十摸重按肩


為掖衾綢怕受寒


十一摸霞暈紅顏


遍歷風霜卻少年


十二摸笑靨淺


一笑願結再生緣


十三摸噯不可言


難寫難描意萬千


十四摸芳樽一盞


一盞爛漫且盡君歡


十五摸綠綺琴彈


相爾汝流水高山


十六摸琉璃硯


論文硯底水不乾


十七摸長庚光燦


共看嬋娟到夜闌


十八摸相思無畔


蜀中春好君早還


 


十八摸摸的是


飄逸清新曠代謫仙


你問他


姓誰名什麼


他就是那詩酒無雙風流蘊藉李青蓮


 


 


 


Fin-140614


 


當掉(。


 


太白祠楹聯:「盛唐詩酒無雙士,青蓮文苑第一家。」




因為要限韻又要扣合人物,沒辦法全寫身體,只好在推廣噗裡歪解(ryy

北风里晒太阳

目录-B:

主页:http://written-in.lofter.com






【诚楼】喧哗与骚动




【诚楼】春日雨眠




【诚楼】日常月升





【诚楼】少年明诚之烦恼(上)


【诚楼】少年明诚之烦恼(中)


【诚楼】少年明诚之烦恼(下)



   


【诚楼】不走心




【诚楼】困





【靖蔺】但说无妨


【靖蔺】来碗粉子蛋吧



 



【诚楼】桃花灼灼桐始华(现代AU)上


【诚楼】桃花灼灼桐始华(现代AU)下



  



【诚楼】Test drive 1(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2(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3(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4(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5(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6(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7(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8(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9(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10(现代AU)


【诚楼】Test drive 11 (现代AU)



  


【李熏然X谭宗明】热温




【诚楼/方荣】 迷徒




【李熏然X谭宗明】先生,需要刮面吗?




【诚楼】秋实




【靖蔺】东窗有酒




【诚楼】毒蛇观察记录




【诚楼】老师好(AU)




【诚楼】异地恋才过七夕节




【诚楼】城市病人(性转+百合)




【诚楼】伴




【诚楼+衍生】晨起一吻




【季白X许光明】墨菲定律




【诚楼】无解




【明家亲情向】一蔬一饭





【诚楼】我们都是好孩子·明楼篇(上)


【诚楼】我们都是好孩子·明楼篇(中)


【诚楼】我们都是好孩子·明楼篇(下)



  


【诚楼】风乍起




【诚楼】纯真与反差




【诚楼】洗澡吧,小奶楼!




【诚楼】手套与围巾




【诚楼】口袋男友之mini楼




【诚楼】人不如狗




【诚楼】烟与酒




【诚楼】未生 (上)

胖球队全员向b站视频整理(不定期更)

路人甲乙丙丁:


写在前面的一点碎碎念:这些视频我绝大多数都是看了的,合集还在慢慢嗑,整理出这篇是希望更多人看到他们不同的样子,赛场上的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王,赛场下的他们也是鲜衣怒马少年郎。


一、燃向&温馨向


  1.天生的豪门,神一样的存在


  2.赛场外的国家乒乓球队儿


  3.獒龙蟒•铁三角


  4.三剑客倾情奉献giligili eye


  5.动物森林


  6.爸爸去哪儿


  7.用热血漫的方式打开现役国乓男队


  8.数星星的胖球队


  9.獒龙蟒欢乐日常向剪辑


  10.三剑客•江山


二、鬼畜向&谜之带感向


  1.用一首歌的时间打开胖球队


  2.几首歌曲带你认识国胖众男神


  3.看看几位国手的神级吐槽能力


  4.国胖队之BGM兼容性测试


  5.国胖队BGM兼容性测试


  6.一个师傅三徒弟


三、日常向&卖艺向


  1.国乓队员北大行


  2.国胖们的逗比萌向&有爱日常


  3.国胖迪拜之旅合集


  4.国胖队表演真心英雄


  5.胖球日常


  6.胖球队各处采访节目合集


  7.中国男乓集锦


  8.2011国胖军训


  9.恶棍天使首映礼国胖队cut


  10.全明星猜想之春节特别节目国家乒乓球队


  11.非常亚运会乒乓球队特辑


  12.国胖2015丹东军训花絮集锦


  13.国家乒乓球队成员拍摄MV花絮


  14.下一个我番外兄弟篇


  15.国胖迪拜逗比行花絮集锦


  16.中国胖球队日常小段子集合


  17.国乓体验阿拉伯文化之旅


  18.男乒五虎和师傅的访谈合辑


  19.国乒西装领带出席世乒赛合集


  20.2011直播鹿特丹之走进男乓更衣室


四、各种直播(咱统一一个平台好不咯)


  1.藏獒花椒直播完整版


  2.藏獒小米直播


  3.龙队直播


  4.方博儿星聊直播


  5.方博儿熊猫直播


  6.杀神映客直播第一波


  7.杀神映客直播第二波


  8.大蟒直播无主播cut


  9.大宝贝儿全民tv直播回放


  10.小枣小米直播


五、个人向视频安利


  1.张怡宁•乱世巨星


  2.男团半决赛之张•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继科


  3.马龙•俯首称臣(红龙x黑龙)


  4.最具观赏性——乒乓球界的艺术家许昕


  5.外国人为藏獒和龙队做的个人视频


  6.马龙打球萌点合集


  7.2016年张继科所上节目合集


  8.张继科•用球拍告诉你嚣张的张怎么写


  9.乒乓球王国之杀神陈玘的传奇故事


六、cp向视频安利


  1.【刘孔】我们的这24年


  2.【獒龙】关键词


  3.【獒龙】皮卡丘之歌


  4.【昕博】每天回家都会看见我老婆在怼我


  5.【杀团】2013跟我回家之王皓陈玘篇


  6.【獒龙】最佳损友


七、最后一发压轴


  1.乒乓球队队歌一到九季完整版•乒乓乒乓天下无双


不要脸打个广告獒龙b站视频整理(持续更)


—————————分界线——————————


  我喜欢的可是国家第一天团呐

悲记

悲记
斗酒慰风尘。
可这个时候是不敢喝酒的。不仅没有理由,而且没有毅力。足够诱惑又足够麻痹的,太容易让人上瘾。
他其实喜欢喝点小酒,无人陪就一个人,慢慢的烫好,热点小菜,只喝一盅,有本事悠闲度日。
家里的烟酒几乎是不断的,别人喜欢向他讨要,渐渐的也不能平白讨去,市面价,分文不多不少。
家里人很少有人去劝谏,我时常唠叨,但大抵没用。他只得这一项任性,由不得不由他。最后败在这一项任性,上天到底对他太严苛。
我用“败”字,其实不准确。他很无争的。
很多事,尽人事,听天命。
这当然不是错误的,我确实这样想。
不必要活得太狼狈,纵观全局,尽力取最优,如此而已。
他如果在,家里便是有主心骨的,家便还是家。像一尊佛爷,像是无所不能的。
没有人能达到那种惫懒,只对有兴趣的有兴趣,对没兴趣的,按标准。
他的笑容可以完美诠释什么叫慈祥,什么叫宠溺。大概他就是那种人,讲什么都好像是有道理的,永远跟道理站在一方。或者说,道理永远站在他那一方。
虽然懒,但他有很好的习惯。记录的习惯,阅读的习惯,整理的习惯,独立思考的习惯。
这些也未必是为了成功,他依靠这些习惯,很好的保持了自我。
在我看到的这些年,他一直延续着我最渴望的生活。
我爱他,很爱很爱。爱戴,爱慕,爱惜。
他如果经历忧愁,会不会再回来看看。如果他遭遇孤独,能否得到安慰。
他理应被温柔对待,理应接受祝福。
他默默的,好像不喜多言,又好像才华满腹。是很好的聆听者,每每遇到他,我能滔滔不绝。
其实他也可以。每逢出去买菜,几乎都要误了饭点。我和家人喜欢吐槽,跟人家聊起来没完。
别人喜欢称赞他,无论是不是出自真心,无论是不是由于奉承,他很大度的照单全收。不过分谦虚,不喜欢推辞。
但他不经常评价别人。可能是出于对我教育的考量,他曾问过我的意见,也给过我建议,如何做,如何想,如何应对,如何对待。
但他很少这样做。人前人后不嚼人言。
但那不代表他不曾有自己的态度。自始至终他的态度都很明确。好像一个全然的旁观者,对剧中角或许能有特殊的偏爱,但对世事,对形势,最多到提点,都是点到为止。也或许他想把我当作另一个旁观者,或是同行的观影人,礼节的告诉我他的观点。并不期待我们这样去做。他只是想说说话。
他的无数条意见如今已不可考。我是觉得遗憾的。
多智则近妖。
他未必多,但必定足智。少谋划。只是看得清。
自尊心这种东西,实在是很没有用处的,但现在是支撑我的脊梁。
深夜一点半的时候突然又没有预兆没法控制的流眼泪。甚至是知道有室友还没有睡着的情况。似乎觉得委屈,胸口连同周边都酸酸的,好像酝开了某种悲伤。但其实没有。并不悲伤也不委屈。甚至没有得空专心思念。
我默默想,如果在这个时候大胆吐槽他,是不是想我了,他会不会反驳。
他当然不会,就算事实不是如此,他依然会给我留颜面。因为没有对比,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属于对我的特殊偏爱。
他实在是太温柔的人。我的恶劣,或者说父亲的恶劣性格不知是像了谁。
如果说他只有面对谁会不吝惜吐槽,那便是对奶奶。
我没有经历过恋爱,也没有目睹过他们以外的幸福的案例,于是又是处于没有对比的尴尬局面,于是对他们的爱,不予评价。
我其实是不清楚的。他们之间的幸福,从不与别人说,之前有时奶奶还念叨,渐渐的也不能了。但点滴,点点滴滴。
可没有比他们更虐心的故事。
没有人告诉奶奶他的离去。我们都小心翼翼。可奶奶似乎知道。她流泪和质问,最后愈加沉默。
然而奶奶在等。好像在等某一个平常的午后,他错过的饭点。我会惊喜的告诉她他回来了,带着笑意吐槽他跟别人聊天没头。
离去一周年。愿天堂安好。
我依然爱你。

明日成蛇

明日成蛇(银菊)(微X微的蓝银)

短。
虐。
渣。
慎。

被蓝染的刀切开身体的时候,市丸银确实以为自己是遗憾的。
毕竟毕生执念。
是忽然涌现的不甘。市丸银竭力伸手向那个万恶之源,他并不认为会有奇迹发生,但那一刻,他选择遵从身体的本能。
或许,以后不会再有任何本能。
理所当然的他要死了。整个世界都是弱肉强食的,市丸银并不觉得自己的死有任何的委屈。也甘愿,也无奈,也能够接受。
面部表情好像先一步死了,并不感到悲伤或悔恨,但倒在蓝染刀上的时候他在想,真是温柔呐。
上天对他还算温柔呐,多亏她来了。
市丸银并没有亲人,自小没有人告诉过他活着是什么意义。初生的前几年他也确实不觉得活着有任何乐趣。
风扯着他的衣角摇晃。
或许男人,天生该为女人而死,他想。所以拿走乱菊灵魂的蓝染,不可原谅。
就算怀有目的的接近了蓝染这么许久,市丸银依然不能理解他是为什么。力量么巅峰么权利么,重要到可以放弃尊严?
说到底市丸银也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他可以不眨眼睛的杀死任何人,但他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能拿刀去砍一位姑娘。
于是终于等到他真的做了。对着那个被蓝染迷惑的万分崇拜的小姑娘。庆幸或者不幸,她被人保护,所以没有成功。庆幸或者不幸,终究是镜花水月。
不知道那个小姑娘的灵魂是不是也有一半在蓝染那里。
但乱菊毕竟是区别于任何别的姑娘的存在。唯有她是不同的。
或许像他这样的男人呀,毕竟是没有资格疼惜一个女人的。
他从没有给乱菊带去过什么。幸福或者安稳,或者一份完整。从没有。
他想拿回她的灵魂,能让她至少…………
至少什么呢……
他只是这样想了。也愿意这样去做。
至少活着也不必那么无所事事。
乱菊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当然如果她愿意杀人如麻也没什么,市丸银依然能为了拿回她的灵魂赌上自己的命。只有感谢上苍,她刚好善良。
在市丸银的心里,没有人比乱菊更重要。
如果能在自己最幸福的时刻死去,那么做了鬼是不是也是开心鬼呀。
市丸银知道她来了。但是她哭了。市丸银依然感谢上苍。这或许对乱菊很残忍,但对市丸银来说,温柔得过分。市丸银甚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合适感到兴奋。
不要哭乱菊,最后请允许我再任性一次,能最后看到你,我已经很开心。
那个叫黑绮一护的……蓝染最后会自己拿石头砸了脚吧。可惜他看不到了。
市丸银并不是特别经常受伤,因此不清楚是不是因为是致命伤所以才格外疼。
见到乱菊很幸福,但他要走了。
他大概已经死过一次了。不知道这一次会去往哪里,会不会依然有蓝天白云。
但他不会再回来了。他没有不甘也没有后悔,他死得其所,也算是求仁得仁。
蓝染必定会失败,他特别笃定。就算那个叫黑绮一护的不能做到,蓝染也依然会输。
最关键的招数市丸银已经用了,蓝染逃不过去的。
倒在蓝染刀上的时候,市丸银似乎听到刀的窃语,像市丸银这样的天才怎么会懂。
所以像蓝染这样的人也不会懂,如果蓝染没有了市丸银会怎样。
就算是黑绮一护也不是跟蓝银同一种人。他太无所畏惧,他太无欲则刚。
而蓝染与市丸银,是只能靠近热源取暖的冷血动物,所以蓝染终究会败。
被一护,或者被他自己。
所谓寂寞。蓝染何时能懂。
如果不是因为快死了,市丸银几乎要欢呼雀跃。
但乱菊……
但愿乱菊……
唯愿乱菊。。
市丸银知道,如果自己死了,唯有这个女人会记得自己,但他宁愿她不要记得。
市丸银这样的男人呀,给不了她什么。他终尽一生也只认认真真说过一句话,做了一件事。
虽然结局已注定,但是未完成。
他的力量太薄弱,要穷尽计谋穷尽生命,才能拿回一样东西。
哦,还没有拿回。
所以乱菊,不要爱这样的男人。
市丸银真是天底下眼光最好最幸运的男人,相比之下乱菊君的眼光实在执着得可爱。
所以乱菊,不要痛苦,你值得有更好的生活。
如果市丸银还有力气对乱菊说出三个字,那便是请幸福。
市丸银真的要走了,无奈但满足的,这世界他最后的牵挂,也请幸福。
若明日成蛇。

祈求上苍

太过幸福的童年就好像一座迷宫,小时候可以玩得快乐,长大了也不愿走出来。
幸或不幸,我一直以为我的童年完美无缺。
恰到好处的得与失,恰到好处的疼爱与反叛。
在我的童年标志一样的人物有三个,爷爷奶奶和姥姥。
他们仿佛代表正义与和平,代表我在那样一个时期恣意地活着,浑然不觉伤悲。
回忆是温柔的刺,实在不疼,又实在着力无能。
标志我童年的结束,是我爸妈婚姻的结束。
其实并没有觉得被母亲抛弃,在我看来他们的幸福与我无关,所以要去争取幸福,我自然无权干涉。
但我不希望父亲再婚,但这种话,我甚至连我爷爷也没有倾诉。
当时的我希望与他相依为命,希望能确定一个人属于我,不因自愿而离开我。
但当然不可能,人们认为我需要一个母亲,而我认为父亲希望一个妻子,我,不至于可怜到阻止他健全。
所以我努力试图接受另一位母亲,和一位妹妹,我想我成功了,但也仅此而已。
我真心的希望她们能过得好,能做到把她们当作家人。
可我依然没有成功成为一个好女儿,也没有试图做一个好的外甥女。
因为我一直以来的目标优先只有一个,爷爷奶奶姥姥的值得骄傲的家人,虽然也并没有做到。
当拳头捏紧的时候,也只是把指甲掐进掌心,攥不住任何东西。
我甚至恐惧时间的流逝,害怕在家人身上看到任何时光雕刻的改变,因为几乎可以预见的,他们一步一步跟我远离。
不要我都好,不在一起都好,老死不相往来都好,让我相信,你们会在那个地方过得很好。
我愿意放下所有矫情与傲娇,跪下来祈求上苍,时间慢慢走,让他们跟上,让他们幸福。
爷爷,天堂好吗?你还好吗?
我想你你知道吗?
我有数不清的话只想告诉你你知道吗?
我快疯了你知道吗?
我原来那么爱你爱我的家人你知道吗?
时间真的好残忍你知道吗?
你走了以后,我好多话都不知道告诉谁你知道吗?
我无奈得发疯你知道吗?
我那么依赖你你怎么不告诉我?
爷爷,保佑他们好吗?
至少请保佑奶奶好吗?
爷爷,我的祈求你听得见吗?
愿天堂安好。

记与奶奶的对话

记与奶奶的对话

我问奶奶,我最好的朋友要结婚了,你说我去多少钱合适呢?

奶奶:给她四十。

奶奶;你这褂子不系扣么?
我:这个不系扣好看。
我:好看么?
奶奶:(扭过头去)好看。

我:我哥哥找女朋友了是吧?

奶奶:谁知道啊他也没给我看看,没跟我整理。

奶奶:我没见过。

奶奶问我,有没有谈对象。

我答没有,确实没有。

奶奶:你跟我整理整理怎么了,我又不给其他人整理。

我:不是我不跟你说,真是确实没有。

奶奶:……

奶奶:你跟我说我给你把把关。

我:我有了对象一定会告诉你的,第一个给你说好不好?

奶奶:……

我:如果我找对象你希望我找什么样的?

一下是我分三次问她的三个不同版本:

奶奶:让你爷爷调查一下。

奶奶:小孩子家知道啥。不先谈一个怎么知道。

奶奶:有(眼界?远见?)的。没有(眼界?远见?)的知道啥。

当奶奶提到爷爷的时候我真的要崩溃了,被温柔地戳破了心尖上的水泡的感觉。

可能最近压力大点,烦心的事情多点,总是想到他们,任何一点与过去接轨的迹象便能让我几乎受不了。

可奶奶却直白地提到他。

我想,真的不可以失去他们。

我真的那么爱他们。

我问奶奶想让我找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的时候其实心里几乎知道答案会是什么。

他们只是希望我能够过得幸福。

却有点出乎意料。

奶奶似乎为难,又似乎想给我一个具象的答案。

我的余生冗长,我想,尽管在那么长的时间里拿出时光满足他们的愿望。

即便冒着肠穿肚烂的风险,能让他们开心也是值得的。

可似乎是老天的有意为难,奶奶今天吐字本来清晰,到关键的地方却往往听不清楚。奶奶其实已经倦怠,我连问了几遍也依然没有能理解。

看,总有那么两个人,每时每刻会记挂你的。

愿天堂安好。